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綜合信息服務平臺 > 鄉風文明 > 鄉俗旅游> 正文

行走在渤海鎮

2020-04-16 09:39:30 來源: 牡丹江新聞網 瀏覽次數:151
【字號 】 【打印】 【復制鏈接

  寧安市渤海鎮位于寧安市的西南部,離鏡泊湖只有十多公里的距離。全鎮面積508平方公里,28個行政村,4萬多人口。是中國首批特色小鎮和全國農業產業示范強鎮示范建設鎮試點。渤海鎮歷史悠久,物產豐富,景色秀麗。行走其間,從自然人文、歷史遺存、科技未來等方面獲得愉悅與思考,并非矯情。

 
 
   行走于渤海鎮,探尋歷史人文,當去渤海上京遺址博物館。
 
    渤海上京遺址博物館建設于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南側2.1公里處。總占地面積22500平方米,廣場面積16000平方米,建筑面積5761平方米。2016年展品布館并試展,于2017年6月初正式對外開放。
 
    博物館整體設計風格為仿唐式建筑,館體外部由玄武巖石材裝飾,外觀古樸、莊重,是集展示、科研、辦公于一體的綜合性博物館。室內布展總投資1700萬元,共分4個展廳,展廳面積3576平方米。布展內容主要分為“海東盛國”“定都龍泉”“車書本一家”三個部分,生動再現唐·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從興起、建國、發展到滅亡的歷史過程。
 
    在展館中,我們看到了“鴻臚井碑石刻”的復制品。公元698年,靺鞨部落首領大祚榮在現今吉林省敦化敖東自創政權,自稱震國王,意為東方之王,公元713年接受唐玄宗招撫,唐朝官員在今旅順黃金山下鑿井兩口,并刻碑文留念紀念這次冊封活動,這就是歷史著名的“鴻臚井碑石刻”,真品被日寇偷運過海,藏于日本。
 
    渤海作為唐朝的一個地方民族政權,國名來自于唐的封號,國王必須得到唐的詔冊才算合法,必須向唐繳納賦稅,在展館中,列有表現渤海遣使朝貢場面的圖畫以及反映公元926年渤海末代國王著素服、舉素幡、率僚屬出降場面的圖畫。
 
    從《上京城與長安城的平面對比圖》可以看出,渤海深受唐朝文化影響,包括“京都”也是仿造唐朝國都格局建造,上京龍泉府遺址由外城、內城、宮城三城還套,周長32華里,面積16平方公里,周長是長安城二分之一,面積是長安城五分之一。
 
    繁華已去,那些璀璨的,也不過是時光中的一束煙花。人們或是憑吊,或是慨嘆,但無論如何,這些過往的遺跡,都是歷史給予的財富。
 
    渤海上京遺址博物館西行幾百米,便是行走于渤海鎮另一個當去之處——興隆寺博物館。興隆寺博物館被寧安人稱為南大廟、石佛寺,建于康熙初年,是一組清代寺院建筑。
 
    據《寧安縣志》記載:“興隆寺原有三重佛殿,道光二十八年大火焚毀部分殿宇,咸豐五年重建,咸豐十一年建成。”如今的興隆寺博物館內已無僧侶,踏足其中,只會感受寂靜與悠閑,以及時光曾經走過的痕跡。
 
    博物館內矗立著有名的渤海時期佛教建筑石燈幢,透過層層苔痕,石燈幢的蓮花托、落花座、相輪等等一應俱全,全高六米,造工精湛,設計巧妙。作為渤海文化的標志物之一,身處其側,總有不可名狀的滄桑感奔涌而出。
 
    除重塑金裝的渤海大石佛,大雄寶殿外的兩只石獅子也很有特色,導游介紹,這兩只石獅子是國內少見用玄武巖雕就并展現雌雄特征的石獅。
 
    因為撰寫《雪城紀事》的關系,多次到興隆寺博物館踏查,館內建筑脊飾文化也是不可忽略的一個特色。我國古建筑的屋頂上常見的一些雕刻精美的瑞獸形象,人稱“吻獸”。民間俗稱“五脊六獸”。這些位于屋頂的陶瓷怪獸,皆兇神惡煞,呲牙咧嘴,面貌猙獰。而惟其兇惡威嚴,才能完成“辟邪鎮物之使命。如正脊兩端的正吻,垂脊上的垂吻,戧脊上的戧吻,博脊轉角處的合角吻,以及垂脊、戧脊下端上的仙人、走獸、套獸等。這些,在興隆寺博物館的建筑中多有保存,殊為不易。
 
    行走于渤海上京遺址博物館和興隆寺博物館,總有時光一握的感覺。所謂溫故而知新,知道歷史,我們才能更好地把握未來。

 
    行走于渤海鎮,當去上官村,當去玄武湖。
 
    說來,玄武湖在20多年前,曾是本地旅游的主要去處之一,每逢夏秋兩季,這里人潮如波,熱鬧非凡。
 
    然而,因方方面面的原因,玄武湖悄悄沉寂。昔日翻轉不休的水車已銹跡斑斑,昔日客滿盈門的湖邊別墅已殘窗破壁,昔日喧囂的湖水已歸于平靜。玄武湖的熱鬧,只剩下一代人的記憶。
 
    2018年,渤海鎮黨委、鎮政府下大力氣重塑玄武湖,清除污垢,整合資源。如今,玄武湖不單重現舊貌,更添了新的顏色
 
    佇立湖邊,蕩漾的水氣滋潤著身心,清澈的湖水倒映著天上的云朵,很有些水天一色的況味。幾條紅色的小木船徜徉在云水之間,恍如幾尾悠然的錦鯉,偶有游人的笑聲傳至湖邊,更為這一幅恬然的水墨畫潑灑了靈動。湖岸那艘完全按南湖紅船仿制的木船,寂靜不語,為景區更增一些厚重。
 
    沿湖上行,是渤海鎮的稻米館。稻米館整體建筑并不恢弘,以木石為主,但設計很見匠心。燈橋廊階,花草樹木,皆成景致。稻米館有三個展館,第一個是展示渤海鎮稻米的起源,其中運用高科技的手段再現了億萬年前火山噴發的景象,令人震撼。而石上積土,土上生稻的回溯,又令人感嘆生命的頑強。另兩個展館分別展示水稻的發展與品類,以及教授如何烹飪美味的米飯及制作稻米相關美食,很有些意思。當然,離開展館前,購買些精致的稻米紀念品,也算不虛此行了。
 
    出稻米館,沿路已是無盡的稻田,時有雀鳥起落,算是多出來的一份欣喜。隨渤海鎮黨委書記楊成林登上觀景臺,整個湖區景色盡收眼底。成片綠色的稻田間,點綴著亮晶晶的水沼,雖不是詩,卻有了詩的味道。楊成林書記介紹,這些稻田都很高科技,每一片田都置有高清監控,配有引蟲燈、殺蟲網。而且,根據鎮里的“一畝田”計劃,這些田已經賣給廣東的居民。他們可以通過高科技手段,遠距離觀察水稻的種植和生長情況。到秋季收割的時候,還可以親來渤海鎮,親手參與收割,打場。這樣,又可以為渤海鎮帶來大量的人流物流了。渤海鎮一直堅持“以文促旅、以商帶農、農旅結合、智慧發展”的發展思路,在這里,也是一個集中的體現吧。
 
    微風拂過,稻浪輕搖。田中龍鳳圖案的稻田畫也舞動起來,似祝福,似希望。
 

    在渤海鎮行走,尋找自然人文記號,還當去小朱家村。
 
    說起小朱家村,可謂是大名鼎鼎。牡丹江地區三四十歲以上的人群,沒坐過小朱家擺渡船,沒吃過小朱家的鐵鍋燉魚的,還真是不多。而小朱家村獲得的榮譽更是不勝枚舉——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國文明村鎮等等。2018年,更是成為黑龍江省唯一入選農業農村部推出的“100個鄉村旅游線路”和“100個特色村莊”的村子。
 
    小朱家村所在地,早在幾千年前便有人類居住。清初明獻寧王朱權十世孫朱議翁降清,遷寧古塔,居牡丹江邊以漁獵為生,后到小朱家附近,見水美魚肥,便于岸邊造屋。遂有小朱家后來的故事。如今,小朱家村仍可見龍王廟、河神廟以及老碼頭等遺存。
 
    在“小朱家村史館”,我們見證了小朱家村幾代人艱苦創業,走特色村屯發展道路的歷程。如今,新一代小朱家人又為其特色發展增添了新的元素。比如小朱家村第四屆漁獵節,首次采取網絡預售、團體預訂、旅游公司推廣的營銷形式,實行了一次鄉村高端旅游行程定制模式的新嘗試。晚上篝火晚會和焰火表演是活動的熱身,漁獵文化活動是重頭戲。30支競技漁筏在牡丹江上小朱家村江段劈波斬浪,共同為觀賽游客奉獻了精彩的漁獵文化大餐。“江上蓑笠翁,輕舟捕魚郞”,漁獵表演中的捕魚表演和叉魚比賽,給游客帶來了新鮮的視覺感受。漁獵節歷時兩天,共吸引了5000多人次的游客前來觀光游玩,門票收入48000余元,特色產品收入6000余元。
 
    行走于渤海鎮,還當去“科技館”——牡丹集團寧安智慧工程中心。
 
    北京牡丹電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寧安智慧工程中心,簡稱“寧安IEC”,是牡丹江地區第一家集科學、知識、技術、產業于一身的,面向智慧社會的工程科技中心,是一個企業主導、政產學研用聯動的實驗性舉措,也是一塊智慧社會建設的新型“試驗田”。集創新創業、農業農村現代化、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縣域融媒體、文化科技特色小鎮于一體,構建“泛在、群智、綠色”的“生態共同體”。
 
    牡丹集團寧安智慧工程中心由創新基地和創業基地組成,核心區建筑面積超過1.2萬平方米。

    創新基地設立了十余個新技術研究室進行技術研發,包括渤海國遺址虛擬復建工作室、數字媒體藝術工作室、文字研究工作室、文化基因研究工作室、AES工程實驗室、AI及大數據工作室、融媒體研究工作室、DTMB應用研究工作室、電子競技研究工作室、新零售(電商)工作室、5G&混合智能定位工作室、智慧生活服務工作室、智慧社區工作室、智慧旅游研究工作室等。還設置了雙創空間以及成果展示與體驗空間等,內容既有最新的前沿技術,也有文化技術,均由國內外知名高校畢業的博士領銜。
 
    創業基地則面向社會廣泛聚集智慧工程中心相關產業的優秀創業項目,引入牡丹國家級孵化器服務體系和智慧孵化應用體系,打造高端優質的創業環境,建有完備的配套設施,如雙創基地人才公寓、雙創基地"一站式"服務中心、高端商務空間和專家工作室等,并全面實現孵化業務的線上化、智慧化。
 
    在渤海鎮黨委書記楊成林的陪同下,于寧安“科技館”(寧安IEC)體驗到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增強現實、虛擬仿真等新技術的運用,感受虛擬電子屏書法創作、電子水幕、動畫電子屏風、3D攝影機等等高科技技術,忽然覺得這里無疑是牡丹江地區孩子們的好去處。

行者手記

    渤海鎮,值得一走
 
    因為工作關系,時常在鄉鎮行走,許多有特色的鄉鎮都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像渤海鎮這樣將自然人文、歷史與科技融合得如此緊密,資源又如此豐富的鄉鎮,卻很是少見。因此,我無論如何都要說,渤海鎮,值得一走。
 
    在采訪過程中,渤海鎮黨委書記楊成林以及鎮領導踏實肯干的作風也令人振奮。敢于拍著胸脯去回頭審視自己的足跡,這不是容易辦到的。上學和剛剛工作的時候,都到過玄武湖,當時的盛景猶存腦海。去年初秋時與友人故地重游,卻頗失望。衰敗的景物讓人有“蕭瑟秋風今又是”的感覺。此番再來,卻是景物一新,很有“換了人間”的欣喜。這,無疑是渤海鎮領導班子及基層群眾共同努力后的收獲。
 
    寧安IEC是另一個驚喜。一直以來,牡丹江地區的孩子們都缺少一個培養科技頭腦的地方,如果要體驗高科技,還要去省城或者首都,這對最善于探索問究的孩子們來說,是遺憾的。而寧安IEC彌補了這個遺憾。至于更多的遠景,相信只要堅持,必有碩果。
 
    此外,湖沿村的民居經濟和梁村的樹苗種植,都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為采訪時間所限,好多深刻處只是蜻蜓點水,但相信這兩個很有特色的村子會越來越好。記得離開梁村的時候,云腳壓在開闊的樹苗地,零星的雨絲灑下,很有些涼意。幾位村民正在樹苗地里勞作,鮮艷的頭巾一起一伏,讓色彩頓時豐富如油畫,很美麗。
 
    晨報融媒體首席記者 杜山 記者 李學斌 

(責任編輯:本站編輯)
網站聲明:本網部分資訊信息由會員自動上傳,其目的在于促進會員交流、傳遞更多信息,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果網友轉載的信息侵犯了你的合法權益,請告之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郵箱:mdj12316@163.com
    • 點擊進入生產發展平臺
    • 點擊進入生活富裕平臺
    • 點擊進入鄉風文明平臺
    • 點擊進入村容整潔平臺
    • 點擊進入管理民主平臺
    • 點擊進入農村社區平臺
    • 點擊進入信息富農平臺
    • 點擊進入培訓教育平臺
87fuli福利网